首页 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科技 数码 便民 旅游
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科技 数码 便民 旅游
上海网 > 新闻

关玉良先生谈艺术:零度绘画

来源:网络 时间:2022-12-10 14:09:46

周桃华龍華軒画馆监制

 

 

G=关玉良先生(著名艺术家)

Y=一粒麦子

Y:今天想和您聊一下“零度绘画”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其实来自于法国文学批评家罗兰-巴特早期结构主义著作《写作的零度》,您能首先谈一谈巴特“零度写作”的观点吗?

G:巴特提出“零度写作”主要是批驳萨特的论著《什么是文学》中提出的观点,当时存在主义盛行于法国文学界和学术界,萨特具有一种工具性的文学观,即“文学的介入”,文学和政治密不可分。在此背景下巴特试图摆脱意识形态的控制,提倡中性的、白色的、主体消失的写作,将语言提高到无以复加的高度。

 

 

山水系列 110*91cm 2016年

Y:“零度写作”是否将个人的感情降至冰点,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不含思想地抒写?

 

G: 这种理解是很片面的,甚至是对巴特理论的曲解,“零度写作”并不能简单理解为不含思想的写作。不仅是因为任何写作都必然包括作家主观意图和情感倾向,主体彻底离场的写作绝无可能,还因为零度写作所具有的辩证美学思想和其外延的意味。在巴特看来古典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写作,即萨特提出的主体介入,禁锢了语言的延展性,使其单一僵化,成为社会意识形态的单义象征,古典写作的“客观性“是虚伪和值得怀疑的。而消除主体介入的评判尺度,排除外界功利因素对写作的干预性,如此写作本身便具有了扩充的容量和更多可能性。

 

 

山水系列 110*91cm 2016年

Y:“零度写作”是否只是一种语言的乌托邦?

G:巴特自己就曾断言“文学应成为语言的乌托邦”,也确实是在审美虚构的意义上,零度写作才得以存在。零度写作看似科学而冷静,其实并不具备实际操作性,看似在进行真理的言说,其实是一种小说性的、想象的臆语。

 

 

山水系列 110*91cm 2016年

Y:说到这里,我想起刘小东的绘画作品,人物处在一种自在的满足状态,不诉说什么,似乎将自身从自身的历史状态中解脱出来,刘小东让庸碌的生活自然地呈现出来,这可以视为一种美术上的“零度绘画”吗?

G:怎么理解你说的“零度绘画”呢?一个绘画语言自足封闭的狂欢世界?取消画家创作主体的作用,画家仅仅是一个握着画笔进行线条、色彩拼凑和游戏的人?这个概念的来源都是有待商榷的。主体消失论无论在文学中还是绘画中都是一种误读。在去意义而又唯语言的形式创作中,绘画主体似乎是被消解了,但却获得了语言形式的自由。消除风格,因为风格包含太多个人化的东西,线条、色彩、块面都成为了创作主体手下摆弄的傀儡。我能理解“零度绘画”强调绘画语言独立品质,具有为艺术而艺术的唯美主义倾向吗?但唯美主义更多是一种自娱自乐,没有意识形态反抗的意味,而由“零度写作”引申而来的“零度绘画”显然不能仅仅止步于此。刘小东的绘画更准确地说是“形象的绘画”,所谓“让庸碌的生活自然地呈现出来”也并不是一种写实主义。他善于截取和提炼生活中瞬间的片段,赋予其喻意和象征。他既不关注形式也不关注观念,而是在绘画中进行一种真实的呈示。刘小东的作品将上世纪八十年强调主体共性价值和普遍关怀的倾向转换到个人视角和生存现状上来,可以说,他的绘画不但不是“主体消失”、“主体退场”,而恰恰是艺术家作为个体存在的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强调。这一点和巴特“零度写作”没有思想上的关联,同时来说即使“零度绘画”理论成立,它的代表人物也不会是刘小东。

 

 

山水系列 110*91cm 2016年

Y:“零度绘画”的提法是否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臆想和理论的乌托邦?

G:臆想和乌托邦也不是毫无意义的,它至少拓宽了人们创作视野和思考维度。我在想,你为什么会提出“零度绘画”呢?可能你将“零度”理解为一种极尽客观的理性叙述,这是对巴特理论断章取义式的表面化理解,具有惰性概括艺术现象之嫌。但是也许你注意到现当代艺术中自动化书写、去中心、无意义的表达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这些现象和“零度”确有相似乃至吻合之处,你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名词对之进行命名。在这个设想下我们可以聊一些更有契合点的艺术家,比如毛焰、夏小万的绘画,在东方玄学意味中显示着层层推进、步步为营的理性,他们的某些作品拆解了意义,从而与阅读者形成了多种沟通、理解的可能性。这种现象能不能理解为一种”零度绘画“?当然,正如我们上面已经聊过,概而言之“零度”并不具备实际操作性,它本身就是一种悖论,是一种理论勇气而不是现实。

 

 

山水系列 110*91cm 2016年

云道是2010年以后新创作的系列作品,可以视为我的内心世界在当代语境里的演绎。我在画面中将东方传统绘画符号打散进行重新组合,以中华民族的文化为核心和灵魂,以当代的艺术语言表述出来。在中国千年的绘画史中,云的造型多以留白的方法处理,作为画面次要的构成元素辅佐山水形象的表现。“云道”的不同之处在于将“云”单独提炼出来,塑造出充实的形体和体积感,“云”成为表达的主体,人物、山水、石头等元素仅仅作为附加条件,做为配角点缀着画面。构成元素乍看是传统的,但是绝非绘画“老八股”的复辟主义,与东方西方之辨也没有很大关系。“云道”呈现开放的创作状态,是我自己创造的绘画模式,是对当下文化形象美的深刻理解和有力阐释。

 

 

“云道”作品主题隐晦含蓄,它是柔性的、内修的、天人合一的生存状态,反映了我的普世观念:人类在宇宙大化之中只是非常渺小的存在,云就是一个大千世界,人类在大千世界里处于漂泊不定的无常状态,慢慢回归到心灵的丰富和安宁才是最高的人生境界。如果说我的其他系列作品大多迸发着火辣辣的激情,那么“云道”则是空灵虚渺的理想境界的完美呈现,是对人生的一种选择、判断和执行,是我在喧嚣纷繁的世态中思考、追求和呈现另一种生活状态的可能性。创作面貌多样性既是艺术家个性的全面展示,也是非常理性健康的发展方式,正如我曾经说过:人是多思的动物,必然具有思考问题的多向度。

 

关于网站| 网站声明| 用户反馈|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服务收费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0044823号-1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Top